寶博鬥地主_不變的依靠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22日 來源:6080電影網 關鍵詞:寶博鬥地主

  自以爲聰明絕頂、鬼靈精怪的寶博鬥地主,也做出了一件令自己後悔不已的事情。事情是這樣的:
  暑假裏,我和幾個同學去大慶買衣服。到了那裏,我們都很高興,畢竟從小鄉村到了大城市了,有好多沒有見過的事物,這回可以好好玩玩、見見大世面了。我們東瞧西看,一邊走一邊觀賞。走著走著看到前面有一大堆人,圍在一起不知在幹什麽,出于好奇,我們便擠上前去。
  我們來到人山人海前,不顧一切的往前擠。我們先翻過人山,又渡過人海。曆經種種困苦,終于來到台前。原來是一起抽獎的活動把大家給吸引了。有很多人都伸手去抽獎,有一些人眉眼含笑的拿著錢離開了。我們也認真的聽了一下,活動規則是這樣的:抽一個獎票不要錢,獎票上是“心”對方給你100元錢;是‘牛’你就給對方50元錢,但可以領到一些小獎品。
  看著看著,我就動心了。我跟幾個同學說:“大家每人都抽一張吧!這個挺劃算的,不會賠錢。再說中獎率也高,說不定還能賺一筆呢。”可是他們不同意,說他們身上的錢不多,還得買衣服。我又說:“你們傻呀!我的手氣很好的,一定行的,來的路上我還撿了5毛錢硬幣呢。今天我運氣好,試試吧!”他們勉強同意了。我們做好了抽獎的准備,賣獎的阿姨反複給我們講活動規則,可是我已經等不及了,心裏癢癢的,暗想:“勝利是屬于我的,百元大票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嗎?這些我都知道了,你就別嚰叽了,快點吧!”
  我急不可耐地從獎票盒裏抽出一張票,打開一看。“啊!是心,是心呢!”我高興地喊道。那位阿姨給了我100元錢,我就更高興了。我拿著錢興高采烈的說:“怎麽樣,一會兒我請你們吃大餐。”幾個同學都爲我高興。他們也迫不及待地抽了起來,可是都沒有中。得意的我喜氣洋洋地說:“你們這些笨蛋,還是看我的吧!”我連抽了兩張都是“牛”,我滿不在乎的說:“剛才的100元花完了,等于白玩。這回再抽一張100元的,還能多玩一會兒。”邊說邊抽出一張,打開一看,又是牛。賣票阿姨笑著說:“拿錢吧!”我把錢給了她。心裏很不服氣,又抽了一張,把它放在兩手中間,合什默默禱告:“蒼天啊,大地啊,哪位天使大姐啊,誰來行行好,保佑我中獎吧!”。我的心跳加快了,就像懷裏揣了兩只小兔子,不停的跳來跳去。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獎票,一看,啊!?還是牛。“牛啊,我沒惹你吧?你幹嘛總沖我來呀?”
  這下完了,我把買衣服的錢都扔在這裏了。貪心的我只想到了抽獎的好處,怎麽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呢!
  幸虧我還有一些零錢,要不然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了
  驕傲,自大,貪心,使我變成了窮光蛋,我就這樣把自己給扔坑裏了。一件不該發生的事,就這樣發生了。


   披著月光漫步,偶爾仰頭看看那昏暗的路燈,身後的影子被留戀的燈光拉長,和四周的景物述說著對家的思念。天空中那彎彎的月牙又勾起了誰對家的記憶,望著這月亮,想到家人正和我一起沐浴著這月光心中便充實了許多。
  不記的剛讀寄校時的害怕,卻銘記了家中的溫馨;
  不記的在學校的第一個夜晚是怎樣入睡,卻想起了家中那張溫暖的大床;
  不記得食堂的飯菜是如和的難咽,卻回味起了家中常吃的佳肴。
  永遠記得第一次讀寄回家校回家時的情景。那時才七歲,到家中時父母向我尋問些學校的事。記得當時本來還保持著一點小男子漢的氣慨,硬是撇著小嘴不哭。到後來父母提問的語氣越來越激動,他們目不轉睛的看著我,一臉認真,有時聽我講到某些事的時候臉上寫滿了欣慰。他們側著頭豎起耳朵,爸總是橫眉緊鎖,媽則是帶著淡淡的笑意,像是在聽一個極有趣的一個故事,專注的神情好像不想漏下一個字。以至于後來我講到傷心處就一下子撲到他們懷裏大哭起來。這是爸臉上才浮起點點笑意,嘴角勾起一道弧線,雙眼微閉,用手輕拍我的頭。媽則是一臉凝重,輕聲說一些鼓勵我的話還和爸說了一些我那是聽不太懂的話。我一直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是間總是偷偷的流走,一眨眼,時間過去了八年。八年裏,我不段在變化從以前的愛哭的小屁孩到現在的高一小子。我慢慢學會了獨自承受外面的一些風雨,而他們常說的話也從“你還小”變成了現在的“我老了”。唯一不變的是我始終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就在上一次放假回家時,快吃午飯時。父親比量著我的身高,一手搭著我的肩膀一手輕輕的按著我的頭,還是像以前一樣滿臉的笑。只是眼神中多了些滿足眼角擠進了些皺紋。父親邊比量著我邊說:“好小子都比我高了”父親的語氣中有些得意。“恩”我興奮的應了聲。隨後目光落在了父親身上,父親一米七五的身高,身體以不複當年強壯有些偏瘦,微黑的臉在兩邊幾根白發和中間那淺黃的眼珠的映襯下現的有點滄桑。“爸”我輕輕的叫了聲。“怎麽了?呵呵”父親的臉上依舊堆滿了笑。“沒什麽”我心裏有點不是滋味,盡量避開父親的目光。“呵呵,這孩子”父親又說道。“我去幫媽盛飯”我找了個理由回避父親。來到廚房看到母親在拿碗,我便過去接。“不用,你難得回家一次,等下多吃點。”母親微笑著說。而我的目光卻落在了母親那雙爬上皺紋的手上。我的視線模糊了,心中牢牢的記住了9月30日和10月5日這兩個日子——這是他們的生日。家在給我依靠的時候也在變化著,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始終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回過神來自己已站在月光下許久,家中的人一定也和我一樣沐浴在這暖暖的月光下吧,口中喃喃道“明天就可以回家了。”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家,始終是寶博鬥地主永遠的依靠。
 

  自以爲聰明絕頂、鬼靈精怪的寶博鬥地主,也做出了一件令自己後悔不已的事情。事情是這樣的:
  暑假裏,我和幾個同學去大慶買衣服。到了那裏,我們都很高興,畢竟從小鄉村到了大城市了,有好多沒有見過的事物,這回可以好好玩玩、見見大世面了。我們東瞧西看,一邊走一邊觀賞。走著走著看到前面有一大堆人,圍在一起不知在幹什麽,出于好奇,我們便擠上前去。
  我們來到人山人海前,不顧一切的往前擠。我們先翻過人山,又渡過人海。曆經種種困苦,終于來到台前。原來是一起抽獎的活動把大家給吸引了。有很多人都伸手去抽獎,有一些人眉眼含笑的拿著錢離開了。我們也認真的聽了一下,活動規則是這樣的:抽一個獎票不要錢,獎票上是“心”對方給你100元錢;是‘牛’你就給對方50元錢,但可以領到一些小獎品。
  看著看著,我就動心了。我跟幾個同學說:“大家每人都抽一張吧!這個挺劃算的,不會賠錢。再說中獎率也高,說不定還能賺一筆呢。”可是他們不同意,說他們身上的錢不多,還得買衣服。我又說:“你們傻呀!我的手氣很好的,一定行的,來的路上我還撿了5毛錢硬幣呢。今天我運氣好,試試吧!”他們勉強同意了。我們做好了抽獎的准備,賣獎的阿姨反複給我們講活動規則,可是我已經等不及了,心裏癢癢的,暗想:“勝利是屬于我的,百元大票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嗎?這些我都知道了,你就別嚰叽了,快點吧!”
  我急不可耐地從獎票盒裏抽出一張票,打開一看。“啊!是心,是心呢!”我高興地喊道。那位阿姨給了我100元錢,我就更高興了。我拿著錢興高采烈的說:“怎麽樣,一會兒我請你們吃大餐。”幾個同學都爲我高興。他們也迫不及待地抽了起來,可是都沒有中。得意的我喜氣洋洋地說:“你們這些笨蛋,還是看我的吧!”我連抽了兩張都是“牛”,我滿不在乎的說:“剛才的100元花完了,等于白玩。這回再抽一張100元的,還能多玩一會兒。”邊說邊抽出一張,打開一看,又是牛。賣票阿姨笑著說:“拿錢吧!”我把錢給了她。心裏很不服氣,又抽了一張,把它放在兩手中間,合什默默禱告:“蒼天啊,大地啊,哪位天使大姐啊,誰來行行好,保佑我中獎吧!”。我的心跳加快了,就像懷裏揣了兩只小兔子,不停的跳來跳去。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獎票,一看,啊!?還是牛。“牛啊,我沒惹你吧?你幹嘛總沖我來呀?”
  這下完了,我把買衣服的錢都扔在這裏了。貪心的我只想到了抽獎的好處,怎麽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呢!
  幸虧我還有一些零錢,要不然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了
  驕傲,自大,貪心,使我變成了窮光蛋,我就這樣把自己給扔坑裏了。一件不該發生的事,就這樣發生了。


   披著月光漫步,偶爾仰頭看看那昏暗的路燈,身後的影子被留戀的燈光拉長,和四周的景物述說著對家的思念。天空中那彎彎的月牙又勾起了誰對家的記憶,望著這月亮,想到家人正和我一起沐浴著這月光心中便充實了許多。
  不記的剛讀寄校時的害怕,卻銘記了家中的溫馨;
  不記的在學校的第一個夜晚是怎樣入睡,卻想起了家中那張溫暖的大床;
  不記得食堂的飯菜是如和的難咽,卻回味起了家中常吃的佳肴。
  永遠記得第一次讀寄回家校回家時的情景。那時才七歲,到家中時父母向我尋問些學校的事。記得當時本來還保持著一點小男子漢的氣慨,硬是撇著小嘴不哭。到後來父母提問的語氣越來越激動,他們目不轉睛的看著我,一臉認真,有時聽我講到某些事的時候臉上寫滿了欣慰。他們側著頭豎起耳朵,爸總是橫眉緊鎖,媽則是帶著淡淡的笑意,像是在聽一個極有趣的一個故事,專注的神情好像不想漏下一個字。以至于後來我講到傷心處就一下子撲到他們懷裏大哭起來。這是爸臉上才浮起點點笑意,嘴角勾起一道弧線,雙眼微閉,用手輕拍我的頭。媽則是一臉凝重,輕聲說一些鼓勵我的話還和爸說了一些我那是聽不太懂的話。我一直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是間總是偷偷的流走,一眨眼,時間過去了八年。八年裏,我不段在變化從以前的愛哭的小屁孩到現在的高一小子。我慢慢學會了獨自承受外面的一些風雨,而他們常說的話也從“你還小”變成了現在的“我老了”。唯一不變的是我始終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就在上一次放假回家時,快吃午飯時。父親比量著我的身高,一手搭著我的肩膀一手輕輕的按著我的頭,還是像以前一樣滿臉的笑。只是眼神中多了些滿足眼角擠進了些皺紋。父親邊比量著我邊說:“好小子都比我高了”父親的語氣中有些得意。“恩”我興奮的應了聲。隨後目光落在了父親身上,父親一米七五的身高,身體以不複當年強壯有些偏瘦,微黑的臉在兩邊幾根白發和中間那淺黃的眼珠的映襯下現的有點滄桑。“爸”我輕輕的叫了聲。“怎麽了?呵呵”父親的臉上依舊堆滿了笑。“沒什麽”我心裏有點不是滋味,盡量避開父親的目光。“呵呵,這孩子”父親又說道。“我去幫媽盛飯”我找了個理由回避父親。來到廚房看到母親在拿碗,我便過去接。“不用,你難得回家一次,等下多吃點。”母親微笑著說。而我的目光卻落在了母親那雙爬上皺紋的手上。我的視線模糊了,心中牢牢的記住了9月30日和10月5日這兩個日子——這是他們的生日。家在給我依靠的時候也在變化著,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始終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回過神來自己已站在月光下許久,家中的人一定也和我一樣沐浴在這暖暖的月光下吧,口中喃喃道“明天就可以回家了。”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家,始終是寶博鬥地主永遠的依靠。
 

  自以爲聰明絕頂、鬼靈精怪的寶博鬥地主,也做出了一件令自己後悔不已的事情。事情是這樣的:
  暑假裏,我和幾個同學去大慶買衣服。到了那裏,我們都很高興,畢竟從小鄉村到了大城市了,有好多沒有見過的事物,這回可以好好玩玩、見見大世面了。我們東瞧西看,一邊走一邊觀賞。走著走著看到前面有一大堆人,圍在一起不知在幹什麽,出于好奇,我們便擠上前去。
  我們來到人山人海前,不顧一切的往前擠。我們先翻過人山,又渡過人海。曆經種種困苦,終于來到台前。原來是一起抽獎的活動把大家給吸引了。有很多人都伸手去抽獎,有一些人眉眼含笑的拿著錢離開了。我們也認真的聽了一下,活動規則是這樣的:抽一個獎票不要錢,獎票上是“心”對方給你100元錢;是‘牛’你就給對方50元錢,但可以領到一些小獎品。
  看著看著,我就動心了。我跟幾個同學說:“大家每人都抽一張吧!這個挺劃算的,不會賠錢。再說中獎率也高,說不定還能賺一筆呢。”可是他們不同意,說他們身上的錢不多,還得買衣服。我又說:“你們傻呀!我的手氣很好的,一定行的,來的路上我還撿了5毛錢硬幣呢。今天我運氣好,試試吧!”他們勉強同意了。我們做好了抽獎的准備,賣獎的阿姨反複給我們講活動規則,可是我已經等不及了,心裏癢癢的,暗想:“勝利是屬于我的,百元大票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嗎?這些我都知道了,你就別嚰叽了,快點吧!”
  我急不可耐地從獎票盒裏抽出一張票,打開一看。“啊!是心,是心呢!”我高興地喊道。那位阿姨給了我100元錢,我就更高興了。我拿著錢興高采烈的說:“怎麽樣,一會兒我請你們吃大餐。”幾個同學都爲我高興。他們也迫不及待地抽了起來,可是都沒有中。得意的我喜氣洋洋地說:“你們這些笨蛋,還是看我的吧!”我連抽了兩張都是“牛”,我滿不在乎的說:“剛才的100元花完了,等于白玩。這回再抽一張100元的,還能多玩一會兒。”邊說邊抽出一張,打開一看,又是牛。賣票阿姨笑著說:“拿錢吧!”我把錢給了她。心裏很不服氣,又抽了一張,把它放在兩手中間,合什默默禱告:“蒼天啊,大地啊,哪位天使大姐啊,誰來行行好,保佑我中獎吧!”。我的心跳加快了,就像懷裏揣了兩只小兔子,不停的跳來跳去。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獎票,一看,啊!?還是牛。“牛啊,我沒惹你吧?你幹嘛總沖我來呀?”
  這下完了,我把買衣服的錢都扔在這裏了。貪心的我只想到了抽獎的好處,怎麽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呢!
  幸虧我還有一些零錢,要不然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了
  驕傲,自大,貪心,使我變成了窮光蛋,我就這樣把自己給扔坑裏了。一件不該發生的事,就這樣發生了。


   披著月光漫步,偶爾仰頭看看那昏暗的路燈,身後的影子被留戀的燈光拉長,和四周的景物述說著對家的思念。天空中那彎彎的月牙又勾起了誰對家的記憶,望著這月亮,想到家人正和我一起沐浴著這月光心中便充實了許多。
  不記的剛讀寄校時的害怕,卻銘記了家中的溫馨;
  不記的在學校的第一個夜晚是怎樣入睡,卻想起了家中那張溫暖的大床;
  不記得食堂的飯菜是如和的難咽,卻回味起了家中常吃的佳肴。
  永遠記得第一次讀寄回家校回家時的情景。那時才七歲,到家中時父母向我尋問些學校的事。記得當時本來還保持著一點小男子漢的氣慨,硬是撇著小嘴不哭。到後來父母提問的語氣越來越激動,他們目不轉睛的看著我,一臉認真,有時聽我講到某些事的時候臉上寫滿了欣慰。他們側著頭豎起耳朵,爸總是橫眉緊鎖,媽則是帶著淡淡的笑意,像是在聽一個極有趣的一個故事,專注的神情好像不想漏下一個字。以至于後來我講到傷心處就一下子撲到他們懷裏大哭起來。這是爸臉上才浮起點點笑意,嘴角勾起一道弧線,雙眼微閉,用手輕拍我的頭。媽則是一臉凝重,輕聲說一些鼓勵我的話還和爸說了一些我那是聽不太懂的話。我一直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是間總是偷偷的流走,一眨眼,時間過去了八年。八年裏,我不段在變化從以前的愛哭的小屁孩到現在的高一小子。我慢慢學會了獨自承受外面的一些風雨,而他們常說的話也從“你還小”變成了現在的“我老了”。唯一不變的是我始終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就在上一次放假回家時,快吃午飯時。父親比量著我的身高,一手搭著我的肩膀一手輕輕的按著我的頭,還是像以前一樣滿臉的笑。只是眼神中多了些滿足眼角擠進了些皺紋。父親邊比量著我邊說:“好小子都比我高了”父親的語氣中有些得意。“恩”我興奮的應了聲。隨後目光落在了父親身上,父親一米七五的身高,身體以不複當年強壯有些偏瘦,微黑的臉在兩邊幾根白發和中間那淺黃的眼珠的映襯下現的有點滄桑。“爸”我輕輕的叫了聲。“怎麽了?呵呵”父親的臉上依舊堆滿了笑。“沒什麽”我心裏有點不是滋味,盡量避開父親的目光。“呵呵,這孩子”父親又說道。“我去幫媽盛飯”我找了個理由回避父親。來到廚房看到母親在拿碗,我便過去接。“不用,你難得回家一次,等下多吃點。”母親微笑著說。而我的目光卻落在了母親那雙爬上皺紋的手上。我的視線模糊了,心中牢牢的記住了9月30日和10月5日這兩個日子——這是他們的生日。家在給我依靠的時候也在變化著,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始終認爲家永遠可以讓我依靠。
  回過神來自己已站在月光下許久,家中的人一定也和我一樣沐浴在這暖暖的月光下吧,口中喃喃道“明天就可以回家了。”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家,始終是寶博鬥地主永遠的依靠。
 

猜你喜歡